C罗争议一幕领到银牌后立刻摘下无视嘉宾握手请求

C罗争议一幕领到银牌后立刻摘下无视嘉宾握手请求

结果斑马军团给球迷们带来的,却是彻底的失望

在比赛结束后,C罗也用明确的肢体语言表明了自己的心情

在俱乐部中,C罗一年下来只打进了25球

就这样,无知者无畏、不能深刻理解保护自己拳手的重要性的教练,缺乏对擂台生命敬畏的主办方,认为这比赛打打无所谓、最多打个红肿流血的参赛者,串起了链条上无法回避的一个个问题

,运营公司则是GOOD LOSER Co

不过其团队是否真的参与了Monster PWC,还是有裁判以个人身份去帮忙,那就是两回事了

明佳新擂台事故,会怎么影响搏击格斗圈,目前还难以判断

从城市消费来说,240元人民币最多就是两个人下两顿馆子的费用,而且还不能敞开喝白的

这是因为在绝对的体重和力量面前,技术优势是无法发挥无从体现的

只是希望医院来检查告诉自己为什么孩子会出事,而且还积极去派出所,帮助对练的儿子队友进行说明脱罪,也没有要任何的赔偿

那么,赛事体系没有监管需求么?是的,有的

如K-1 KURSH和RIZIN等自由搏击或者MMA综合格斗是以公司化运营的

但是实际上这个王皓然的实力在搏击圈只是个基础拳手水平

而有500人以上参加卖票的则是赛事

这些有医生和拳手共同签署的检查报告,会和合同一起归档,最后成为比赛报告的一部分,进行留档

明佳新的教练该负什么责?明佳新的教练吴霸川到底是谁?问了四川格斗圈一轮,都没人认识他

从所谓比赛出场费仅为胜者1000负者700的低廉价格来看,这一比赛仅仅是玩票性质格斗爱好者之间的对抗

而小的比赛活动,办赛公司的水平参差不齐,缺乏监管,问题层出不穷

而原本被国家放开的赛事审批,在格斗上,会回到当初的官方权力寻租模式,继续收所谓监管“保护费”

王皓然家庭并不富裕,只是一名有老板出俩钱包装的格斗网红

这比赛从出场的拳手配对到赛事制作,一切都在匆匆忙忙赶时间

没想到的是,只一脚就这么阴阳两隔,多人身陷囹圄

而一些市场监管、行业自律、行业准入、自我管理的缺失,也是导致事件发生概率增加的根源

职业拳击的拳套,金腰带等比赛虽然会各自带2-3副进行挑选,也是要得到对手教练认可的,147磅以下的比赛会用8盎司拳套,154磅以上的用10盎司拳套

笔者见过很多16岁练散打的小孩的腿力,那一脚也不是普通人禁得起的

实际上就四川搏击圈内人士透露的情况来看,这家公司的参与者很早就在办一些所谓的地下比赛,曾经遭到过警方的制止

赛事合同和定性(是斗殴还是比赛)也许会成为最终的考量

笔者多次在较为正规的搏击和拳击比赛中见到过拳手来到比赛现场,却因为体检不过关被赛事方禁止出赛的情况

练武的人,都要先练气,因为知道自己出手就会伤人,所以越是高手,越有定力和忍耐力,轻易不会对外动手

甚至表明“这里之所以吸引人,是因为相比正规拳击赛,比赛规则更加开放

无论是主办方赛事公司的这些人还是吴霸川,都只是觉得,过去3、4年的比赛都是这么过来的,没出过事儿

此外赛事视频显示,双方的身高体重上维度差距很大

在这点上,足协和中超公司的管办分离,中超联盟的建立探讨,是一个很好的市场化尝试,可惜目前依旧在测试当中

但是他倒地后,就再也没起来

结果,怕在国内赛事中被边缘化,导致自己运动员被报复的这个城市体育局放弃了对国际比赛的引进,不办了

其中一次女拳手直接把警察打吐了,让警方很没面子,最后这袭警的女拳手谁求情都没用,被关了很久才放出来

但是这其中又有一定的区别,那就是赛事需要有正规组织的监管认证,这些正规组织在办赛流程上,是有完善的健康管理措施和赛事规则的

过去两年,由于体育市场收紧,中国格斗赞助市场出现了极端下滑的现象

职业拳击虽然有徐灿的光环牵引,但是也没有到引爆北上广的程度

但是比起以上的三起正式职业比赛赛内赛外的事故来,这次在成都水碾河边进行的Monster PWC赛事,造成的一条鲜活生命的逝去的原因,是完全不同的类型

这次对练是佩戴护具,戴了头盔和牙托,用14盎司拳套进行的,而且据说打击的力度很小

很多州还对职业赛事有规定,除了购买赛场保险外,还要将拳手出场费的一部分上缴,作为未来运动员出现伤残的保险补助金

只是知道他被公安局拘留了24小时就放了,期间一度用手机微信转了2000元过来,我们没收,而这个人至今联系不上

职业拳击圈和MMA赛事主办者在总结安全保障、健康管理流程;自由搏击圈则深为出了这样不正规、败坏市场的人而愤慨

甚至在努力推广了一段职业赛事后,因为不熟悉市场规律,还陷入了官司纠纷当中

在俱乐部中,C罗的贡献变得越来越少

有搏击圈的人士人披露说,Monster PWC赛事的称重相当不正规,经常会出现没有称重,就是赛前报一个体重,或者在自己拳馆称重后,拍个视频或者照片交过来的情况

当年熊朝忠蒙特卡洛挑战世界金腰带的时候,超体重20克都会被要求脱内裤裸称

致人死亡的王皓然要负刑责吗?11月30日出事后,12月10日成都商报的《红星新闻》报道最先向全国捅出了这一事件,继而发酵,引起了外界的跟随报道

赛事方难辞其咎的健康管理在查询了Monster PWC赛事的发展历程后得知,这一比赛最开始不过是格斗界的底层练习者(基本上属于健身房教练层次)和酒吧投资者,做了一个项目

但是刘刚也并未因此而坐牢,甚至都不必赔偿,这些是赛事方民事保险的范畴

到目前为止,国内没有统一印刷公布售卖的职业拳击、职业搏击格斗规则,也缺乏有经验的专职擂台医生

2017年,西北某城市的半官方文旅和体育部门希望花200万元引进一个国际IP办个比赛

自己办的比赛,也动辄以国家利益、奥运计划干预赛事的进行

国内虽然也出现过职业拳手周志鹏和一龙对抗韩国巨人崔洪万的所谓比赛,不过那基本上在赛前就有一些技术上的限制约定,属于格斗表演范畴

就别提只注册了几个人的格斗办赛公司做出来的小比赛,会是怎么样了

成都野蛮怪兽体育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成立日期为2017年4月14日,注册资本为300万人民币,地址在成都市武侯区领事馆路X号

赔偿是由保险、办赛方、上官鹏飞和崔飞各自所属的体制内队伍来给付的

从这一点也可以佐证,搏击圈的专家看比赛视频时,发现王皓然背了一只手打的原因

看赛前明佳新的朋友圈和姐姐的对话也可明了,他是知道对手是谁的,明佳新的教练吴霸川也知道王皓然是谁

”确实现在有很多人会拿公安报批的人数来判定是否是赛事

职业拳击和业余拳击本来在国际上也互不隶属,是两个完全不同判罚标准的存在

这也是大多数的格斗搏击赛事组织模式,UFC其实也是格斗公司

在颁奖典礼上,尤文球员被授予银牌

这篇名为《成都酒吧竟藏地下拳台 为奖金搏命厮杀》的刺激新闻开篇描述的、就是这次事件的主人公之一——当时只有16岁的王皓然将41岁的上班族李浪KO昏迷过去了3分钟

但其发展的‘度’如何把握,以确保其不沦为完全的地下化生存,管理与引导的‘阳光’必不可少

但问题是,放开审批后,赛事公司成了夹心饼干

只是国家体育总局现在下属的协会还是官办,缺乏普遍性,是各个业余体育部门选出的,和社会化的公司赛事体系完全不是一个概念,也缺乏市场体育管理经验

毕竟国内的大多数体育基础设施在各个体育局的管理下,社会公司办赛成本高昂,票房远远无法覆盖场租和安保

虽然Monster PWC也向邀请来的报道记者吹嘘了有泰拳王前来参赛,表明自己的比赛档次提高,影响力扩大

C罗2019年的进球数,被定格在了39球上

赛事的宣传照片从现场的视频以及新浪对明佳新的哥哥采访的内容可以看出,Monster PWC赛事并不是没有正规比赛的雏形,其办赛方懂得一些流程

过往,中国经常出现“一放就乱,一管就死”的事情

真的召开有社会办赛公司参加的会议,真的在市场基础上推举有执行力的行业协会,让协会成为服务型协会,而不是到处作威作福,吃吃喝喝,再回到因为有“中国”两个字的牌子就能卖批文的时代

目前在中国,民间体育组织很难在民政部注册

和兰斯-霍姆森的父母后来支持刘刚继续参赛,并写书纪念自己儿子一样

赛事的宣传照片2019年6月3日该赛事的一篇宣传文中还表示,“评委裁判由Monster Fighting团队和《峨眉传奇》裁判团队共同担任,比赛共设有三种规则,拳击、自由搏击和综合格斗

称重的照片是一种赛前宣传,也是对对手体重的确认

管理日本职业拳击的JBC叫做“一般财团法人”,这一点很像中国民政部注册的社会团体

而现场称重的时候,还会有专业医生就拳手的头部、眼睛、血压等等进行多项检查,检查无误后,才会签字放行

不过,王皓然肯定会因为自身过失,要给与明佳新的家属民事赔偿,赔偿的多寡也会成为事件最终解决的基础

因为明佳新的家庭并不富裕,这一点从其哥哥描述,父母都是工地农民工可以看出端倪

办赛方的出场费是胜者1000元,负者700元

目前国内的体育赛事很少很少放开酒精类饮料的售卖,而Monster PWC赛事却是可以卖酒的

从《红星新闻》披露的关联者手机截屏来看,这个吴霸川其实也就是属于健身房教拳的初级者水平,并不是什么一线职业赛事常客,也不是什么受过培训、有经验的教练

Monster PWC即Monster Private War Club举办的比赛,该赛事的主办单位是成都野蛮怪兽体育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法人代表是石坚

以目前国内好拳馆私教动辄单课时300起来看,吴霸川也不是什么有钱人,他不过是个在拳馆底层找拳手带课的小教练

问题是,你这国家的比赛没人看,而人家原本的比赛是有可能得到电视台转播的

世界上擂台事故是难以避免的,只要不是故意犯规,从未听说过有在擂台上致人丧命的拳手被判刑的事例

尤文此役的进球,是C罗利用个人能力创造的,迪巴拉轻松补射破门

或者现场看到对手是这样的高手后,就会马山跳上擂台,制止比赛的发生

一般财团法人和公益财团法人不一样的,后者要求有更严格的标准,包括财务制度和收入分配比例和课税标准,这一点和中国的体育协会有点不一样

按照国外的标准,只要是有规则的格斗,并且能从比赛中获取出场费,都是职业比赛

在美国,正规的职业赛事组织要向各个州的运动委员会注册,这些运动委员会从属于州议会,其组成人员大多数是律师和议员乃至记者